查看我的购物车() | 会员登录  注册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标本搜索:   
网站首页   |   冈瓦纳   |   展品大厅   |   可供标本   |   讲演大厅   |   最新动态   |   新闻中心   |   联系方式

可供标本
  新到标本
  上周新品还在
  海生腹足纲
  海生双壳纲
  陆贝
  多板纲
  头足纲
  掘足纲
  淡水贝类
  微型贝壳
  自然书籍
  化石
  海胆
  其他海洋生物标本
  其他杂类
订单查询/发货通知
展品大厅
  Yves的壳艺术
  Willem的贝壳艺术
  邮票上的贝壳
  赝品曝光厅
  微型贝壳图鉴
  石鳖图鉴厅
  陆生及淡水贝分科
  畸形贝壳厅
  海生贝分科图鉴
>>更多展厅
首页  »  讲演大厅  »  贝壳鉴定知识
详细内容
物种:一个新名字诞生后
发布时间:2018/1/25 8:55:00 阅读:880 打印此页

这篇文章都是些简明的常识。主要讲关于新的物种发表的问题。 比如,有人发了一个新种,另一个人认为不是新种,那该怎么办?大家耐心往下看。

一个人发表了一个新种后,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呢?

第一件事,可能是别人发现这个名字不能用。比如,你给新物种起的名字不能用,因为这个名字别人早就用过了。

关于哪一些名字是能用的那些物种是不能用的,这个是有成文的规则的,叫 ICZN,大家别管它全名是啥,知道这是个姓名拟定规则就可以了。这个规则有两大特点:一是严格,如果你违反了其中的一些条款,不管你发现的新种是不是有效新种,名字也不可以用。如果合乎规则,那么,即使你发现的新种被认定为不是新种,你这个名字还是可以用的。

这一步讨论的是Availability(可用性)。许多人甚至有专业人员也不求甚解,只是含糊地说新种无效。

名字不可用的话,如果种还是有效的种,就需要换个名字。可以原作者自己换,也可以别人换。也是要求公开发表的,但很简单,一般一两句话就可以了,一般说一句必须替换的原因,然后给一个新的名字就可以了。 如果新替换的名字还是不可以用,就再替换。 ​

名字无效的条款蛮多的,但多数错误在杂志编辑那里就能解决。最常见的问题是重名,因为这涉及到文献考古问题。

我举个例子。

我在写中国淡水双壳这本书的时候,有一个物种要处理。见下图

​我非常尊敬的刘月英老师曾在1994年发表了一个新种 Unio ovatus, 而我发现这个名字已经在1817年被用过了。然后我问刘老师有没有自己换过名字,刘老师说没换过。然后我就在我的书里换了一个名字。更换的理由,新名字的意思两句话交待清楚。注意,名字后面的 nom. nov. 这说明我这里给出了一个新名字而不是新种。 因为刘老师发现的这个种是有效种,只是用了个不能用的名字,换个名字就可以了。

第二件事,物种是否有效的问题。到了这一步,讨论的是validity(有效性)。这个没有明确的规则,也不归ICZN 管了。

那么谁来管?事实上是没人具体管。文章发表了,完全由读者自己读了文章后自己判断。有些职业人士,看了文章后可能还需要看标本,甚至看模式标本 (大家不了解的话,就当它是个作者指定的代表该新物种的那个标本)。

如果同意是新物种,没什么好说的了。

如果不同意,就有可能做一个操作,就是把它判为同种异名,也有叫同物异名,意思一样。

我再给大家举个例子

下面的图

最下面的一行,图D,是我前几年发的新种。后来一个欧洲人做这个属的综述,我就把我的正模标本照片给他(正模标本在国内的公立博物馆里,不可以给的),还给他同一批采集的标本,让他研究。大家看上面的文字,非常有趣。这个作者的照片用黑底,但我是不会用黑底的,都是绿底,结果我的标本图透绿,那个作者不得不强调,何径的照片是绿底的。(这已经是第四个还是第五个引我的照片不得不加注原照绿底了。)

最后他判定我发的新种有人发过了。老的模式标本和老书都在欧洲,这很正常。

被别的分类作者判为同种异名后怎么办?看具体的人,你可以买账,也可以不账。这个种,我是买账的,见下图 

​从下往上看,他说,何径,我希望你喜欢我的文章啊,但我要把你那个判为同种异名了,你下载我的文章看看。

我回他没问题啊,这是科学,把问题弄清楚更好。

然后他说多谢理解。

发新种,以及合并新种都是以论文的形式解决。两个作者之间沟通顺畅,事实上我们是好朋友了。

事情结束。以后再鉴定这个种,我会用这个欧洲人文献考古出来的名字。 

下面再讲个有趣的事情。已经发表的名字,同种异名多不多啊? 

很多。我写中国淡水双壳纲这本书的时候,处理了超过一千个名字,所有的名字我都找到了原始文献,一半以上追踪到了模式标本。这一千多个名字,我在书里认定的有效种只有一百多种。

大家看下面的图。这种就是我国最常见的河蚌,有效的名字我写在上面,下面密密麻麻的小字,每一行都是我认定的同种异名,一页写不完。

无脊椎动物领域,像软体动物这种物种很多的门类,发个新种,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被人判无为无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今天举的两个例子,一个是我改了刘月英老师命名的物种的名字,一个是欧洲学者把我命名的物种的名字归为同种异名,作者之间都有非常好的良好合作,目的就是找出正确的名字。不过这一切都得根据规则来,在公开的出版物上发表,在网上吵吵是没用的。 

再说个可能普通人感兴趣的话题。

如果你把人家的名字判成了同种异名,原作者不同意怎么办?

没任何关系,各说各话就是。有的人喜欢分得特别细,有点差别就一个种,有的人倾向于把各种东西合起来,大体样子差不都就是同一种。这两种人也都有各自的名号,生科的同学应该知道。

不仅是种的有效性可以有分歧,种上分类也是同样的状况。比如芋螺科 Conidae , 全世界大概八九百种的样子,绝大多数人会把它们放一个芋螺属 Conus. 但是,也有人把这个科分成一百多个属。怎么办?每个人自己判定。就我来说,我选继续维持一个属,因为我平时面临大量的业余爱好者,所以,要力求简单。

比较伤脑筋的是许多人讲中文的时候,常说有效种无效种,但他们不分是名字的 Availability 还是 物种的 Validity 有问题,也不清楚这两者是如何判定的,属于基本常识不清。 

分类学家分类的时候,会采用各种分类特征,比如软体动物,最初都用贝壳的外形,后来有用解剖学特征的,比如生殖系统等,再后来,显微技术普及后用齿舌,现在最时髦的是分子分析。

那么是不是分子数据是更高优先级的分类特征? 至少,我没听说这样的规则,有些分子生物学的学者有不少倡议之类的,不是法律,也不是规则,采不采用完全在于个人的态度。现在坚持只用贝壳形态学的分类学家多的是。去年刚出版的一本冠螺科专著,作者一开篇就说,这是一本严格的形态学分类著作,目的就是要读者拿着书能认识贝壳。

这个话题上,全世界都存在争吵,年轻的分子生物学家们有骄傲的本钱,但资深的形态分类学家也有自己的心理优势。各说各话,没什么不好。

下面再讲一个有趣的事情。

为什么拉丁名要用斜体?

事实上,拉丁名用斜体并非必要。整个ICZN 里并未有这方面的规则。只是在附录里有个建议,注意是建议,物种名和非物种名的文字采用不同的字体。对于东方文字里夹拉丁名,用不用斜体根本就不会造成混淆,它们本来就不会同字体。对于西方文字来说,加个斜体就成了最常用的区分方式,但也有不是斜体的。比如,我手头现在订阅的一本杂志 (就是那本美丽宝螺杂志),它目录采用的方式是正文用斜体,而碰到物种名的时候相应用正体。这就是业余爱好者经常提醒别人用斜体而专业人员不会把斜体挂嘴边的原因。 拉丁名用斜体是出版社的惯例,而不是命名规则。

看到这里,一定会有人感到麻烦,难道你们搞分类的就不能统一起来确定一套正确的唯一的分类么? 

很遗憾,不能,不好,无趣。

再说个事实,虽然林奈的系统现在占统治地位,后来有了ICZN, 但大家记住,这都不是法律,没有强制性。

林奈之后很多年,欧洲大量的书籍还是不采用林奈系统。林奈系统是靠着慢慢的认可推广的,而不是借助强力。国内似乎把林奈系统看作强制系统的人更普遍些,但实际上,你写本书,全部用你自己的方式命名北京的鸟上海的虫, 完全不理睬林奈系统,其实也不违反任何法律。大不了就是出版社不出,要在欧美,出版也不是问题,自己出就是了。

即使现在, ICZN也不是法律,你可以遵守他,也可以不遵守它,多数人(包括我自己)会选择遵守,并非有外力强制,而是使用多数人遵守的规则可以带来便利,就像大家讲同一种语言的便利。也有部分遵守部分不遵守的例子。比如ICZN的规定的最小分类单元是亚种,而最近十多年出版的贝壳学书籍,特别是图谱类,有大量采用亚种以下的分类单位的, 因为现在很多人认为用不同的名字谈论不同的东西是合理的。

 

好的规则就是这样:有明确的规则,但遵守规则的条件下又有极大的自由度,合理,开放,而人们自愿选择趋同。这就是林奈系统和ICZN 虽然不是法律,却被大量采用的原因。

不懂得什么是好的规则的话,就会杞人忧天地担心有人“钻规则的漏洞”。

这篇文章很长,但都是常识。

,

,

,

,

,

,

,

,

,

,

,

,

,

,

,

,

,

,

,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 购物流程 | 运输问题 | 付款方式 | 标本尺寸 | 品相分级 | 关于照片 | 关于名称 |关于标签

版权所有 上海冈瓦纳自然网 地址:上海市松江新城区三新北路1755弄(复地香堤苑)117号

沪ICP备05002226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0845号